北极光创投邓锋坚定看好中国不论今年明年还是未来10年中国都有大量机会

后疫情时代,产融结合将持续深化,产业间的并购、投资将迎来高潮,产业替代投资、疫情催生的新产业以及新的商业机会在此阶段得到发展。著名评论家沃勒斯坦教授曾说:“这是结束,这是开始”。通过此次疫情我们发现,产业伙伴之间其实有更多的联系,企业要更加关注产业伙伴和价值伙伴的共生关系。

2020年8月19-20日,由《融资中国》杂志主办,融中集团、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资本协办的“融资中国2020股权投资产业峰会”在上海隆重召开。

众所周知,北极光做早期、科技创新投资,我们首先会选出一些又长又宽的赛道,要在这些赛道里长期做精品投资,像农夫一样把企业培养长大。其次,我们还要做到更前瞻、更专业,不只看到聚光灯内的东西,还要把聚焦点放在未来,不会追风口,而是要做到在风口来临之前做好布局。最后,我们还会坚定地长期做科技早期投资。

坚定看好中国,长期信心十足

首先,中国经济体总量超过美国是很大的概率和机会,无论中间出现怎么样的波折。

以下为嘉宾精彩演讲内容(由融中财经编辑整理):

我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党员

29.3米,是王家坝闸的保证水位。一旦淮河水位超过保证水位且继续上涨,就需要视情开闸蓄洪,削减淮河干流洪峰,缓解上游洪水压力,护佑中下游生命财产安全。

“进去灭火,就是我的一个本能反应

第三,20年后,中国硬科技产业将在全球占举足轻重的地位,部分细分赛道会全球领先。中国科技发展迅速,从短期来看,受中美关系影响较大,有些影响甚至会导致发展速度减慢,但是长期来看,这也会产生一种动力,对中国企业产生正面的促进作用。中国科技的发展,可能比预想速度还要快,尤其是硬科技产业,在被卡得越严越硬的地方,未来发展可能更快。

那么长期该如何定义?我们暂且以20年来看。对20年以后的中国,20年以后的投资行业,我们很有信心。

从隔壁借来灭火器再次进来后

汪文斌表示,新疆坚决防范打击强迫劳动行为,严厉禁止以暴力、威胁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强迫劳动,以及侮辱、体罚、殴打、非法搜查和拘禁劳动者等行为,对违法行为,依法予以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新疆切实履行包括《消除就业和职业歧视公约》等4个核心公约在内的26个国际劳工公约,以及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条约的相关规定,切实保障劳动者各项权利,反对强迫劳动。随着一系列就业惠民政策措施的深入实施,新疆各族群众的生活水平明显改善。据不完全统计,根据劳动者自身意愿在外省(市)就业的新疆籍劳动者人均年收入约4万元,在疆内就业的劳动者人均年收入约3万元,远高于在家务农收入。2013年至2019年底,新疆贫困发生率由19.4%降至1.24%。2014年至2019年底,累计实现292万人脱贫。

变化中寻找投资机会,不确定中找寻确定赛道

“目前,外部环境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但我们要在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找到找到可以长期投出一系列案例的赛道。”邓锋还表示,“现在市场上有两个现象:一是‘国家队’的钱在增多;二是地方政府为了争夺社会资金,政策出台越来越激烈。目前来看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事情。但长期来看,必须要把社会资本引进到一级市场,让社会资本在一级市场赚到钱,形成正反馈。这样中国一级市场股权投资才能长期做下去。”

这个小伙子冲进来时很冷静

现在市场上有两个现象:一是“国家队”的钱在增多;二是地方政府为了争夺社会资金,政策出台越来越激烈。目前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招商引资也好,促进金融业发展也罢,都是非常好的事情。但长期来看,必须要把社会资本引进到一级市场,让社会资本在一级市场赚到钱,形成一个正反馈。这样中国一级市场股权投资才能长期做下去。

老板想给他写感谢信、送锦旗

一方面,受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减持新规等政策利好影响,中国仍有很多投资机会。比如芯片半导体、人工智能、新数字经济、先进制造等国家刚需的新基建领域。

千里淮河,总落差200米,流到王家坝之前,落差就占了178米。位于淮河上中游分界点的王家坝,历史上就是经常决口进洪的地方。1953年,王家坝闸建成,与180.4平方公里的蒙洼蓄洪区、曹台退水闸共同构成蒙洼蓄洪工程。

另一方面,中国社会快速变化,由此产生了很多投资机会。当下,代际之间的变化都在带来新的投资机会。比如95后消费习惯变化,盲盒、新国潮等新品类和新品牌出现带来的投资机会;比如未来养老,随着人口的变化、支付能力的变化带来了新投资机会。

第四,全球投资人也在看好中国,并加大在中国的资产配比。虽然短期会受中美关系影响,但是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发生后,近期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仍然受到了追捧。所以从全球来看,资本仍会向中国经济体流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出现股市对头部企业追加的情况,头部企业将取得更多红利。

总体而言,全球化也是周期性的往复过程。20年以后,可能又是一个好的投资时代。某种程度上,全球化也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趋势。

汪文斌说,白皮书开宗明义指出,劳动是人的存在方式,也是人类的本质活动。劳动创造美好生活,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劳动的权利和义务。保障劳动权就是维护人的尊严,就是保障人权。新疆始终把尊重劳动者意愿作为拓宽就业渠道、开展就业培训的重要依据,依法保障劳动者平等就业、获得报酬、休息休假、职业安全、参加社会保险、宗教信仰自由等基本权利,确保劳动者不因民族、地城、性别、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视,也不因城乡、行业、身份等而受限制。新疆最低工资标准由2013年的1520元/月,提高至2018年的1820元/月,增长19.74%,在全国处于较高水平。劳动者在春节、肉孜节、古尔邦节等法定节假日和休息日的休息权利都得到有效保障,劳动者可以自主选择使用何种语言文字进行交流。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各种变化在不断发生,对中国股权投资而言,挑战和机遇同在。

习近平当天考察的第一站就是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王家坝闸。

在这样的情况下,做投资要把眼光放远,特别是做价值投资、早期投资的投资人。

为防衣服烧着灼伤皮肤

本次峰会以“协同共生”为主题,来自市场头部机构大咖、行业领域专家、新经济精英代表共商后疫情时代的产业投资,为投资者带来新的视角、新的思考。

汪文斌指出,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的宪法原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始终重视保障公民的劳动就业权利,坚决预防和消除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政策及其实践,符合中国宪法法律,符合国际劳工和人权标准。对新疆“强迫劳动”的指责,如果不是出于无知,就是别有用心。我们敦促美方有关人士尊重基本事实,停止污蔑抹黑新疆人权,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扰乱新疆稳定繁荣。中方将继续采取必要举措,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益。(完)

一个白衣小伙子从路边冲了过来

是北部战区海军某勤务船战士

随后,他从浓烟中冲出

当别人遇到困难麻烦时

指着失火饭店喊了一声

事实上,中国LP除了IRR以外更看重DPI。很多社会资本,包括一些政府引导基金,更关注的是机构的投资能够带来多少回报。如果没有创业板、科创板,DPI对早期投资是很不利的“考核”标准。现在有了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很明显使得企业上市时间在提前,基金的回报周期在缩短,DPI得到了很大改善。另外,DPI得到改善,也是由于减持新规,投资人赚了钱才可以继续投到一级市场当中,形成“投资-退出-再投资”的良性循环,很利于投资闭环的形成。

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直言,2020在意想不到的开局之下,中美关系不确定性增加,对企业和投资机构而言充满了机遇和挑战。长期来看,坚定看好中国。20年后,中国硬科技产业将在全球占举足轻重的地位,部分细分赛道会全球领先。

在中国股权投资领域,不论是今年明年,还是未来10年、20年,都有大量赚钱机会和为社会做贡献的机会。最后,希望我们都能在不确定中找到自己确定性的东西,坚定的走自己的路。

网友评论:超级英雄!

除了长期投资信心,中国资本市场其实短期也是利好的。

整体来看,目前,外部环境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但我们要在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找到可以长期投出一系列案例的赛道。

简而言之,我们处在一个很好的时代,这个时代带来了很多变化,变化带来了信息不对称,信息不对称就带来了投资机会。

再度冲入起火饭店,将火扑灭

就在周围的人慌张失措之时

汪文斌表示,新疆事务纯属中国内政,美方没有权利,没有资格横加干涉。一段时间以来,美方一些势力无视新疆为保障人权所做的巨大努力,肆意炒作所谓新疆“强迫劳动”问题,抹黑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工作,但他们的这些说辞完全没有事实根据,根本站不住脚,是典型的“Disinformation”和假新闻。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前不久发表了《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白皮书。如果美方有关人士真正关心新疆的劳动就业情况的话,建议他们好好读一读这份白皮书。

在挑战方面,第一大挑战是疫情,对投资机构、企业、产业和整个经济的当下以及未来都会产生很大影响。第二大挑战是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增加,对中国市场和经济的影响是全面的,尤其是科技领域,短期内看不到解决方案。未来如何发展,谁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机构和企业都将面临巨大的挑战。挑战的同时,给企业和投资也带来了新机会,比如医疗健康、新型的消费方式、数字经济等领域。

自1954年至2007年,王家坝闸在12个年份15次开闸蓄洪,蓄洪总量达75亿立方米。而第16次开闸蓄洪,就发生在一个月前。

回到现在,回到中国,我们坚定地看好中国,坚定地看好自己擅长的领域,特别是与科技相关、与早期相关的投资。所以,我们要有前瞻性的选取赛道,不看风口。坦率地讲,今天来看,风口类的投资都受到了挑战,特别是过去消费互联网领域,很多历史上的风口都消失了。我们更希望选择那些又宽又长的赛道,可以长期不断投出好案例的领域。

第二,在全球经济短中期不看好的情况下,产业链不太可能移出中国,因为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支柱。尤其像中国制造业这类产业链投资,不可能移出中国;而世界对中国的依赖,整体而言也不会减少。

我想,如果换做别的战友

对于投资机会,过去,很多人会在风口上跳来跳去,现在投资需要更专业。什么叫更专业?产业禀赋是很重要的一点。这就要求投资人在某一产业要蜇伏很长一段时间。相对来说,早期投资人更考验专业性、前瞻性,需要对产业更了解,资本的耐心也更长一些。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