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教培黎明中的焦虑

6月30日下午,武汉市人民政府宣布,即日起,合规校外培训机构可在自查自评的基础上,向办学所在区教育行政部门申请线下复课,经区疫情防控指挥部评估认定通过后,允许正式线下复课,时间不早于7月10日。

7月10日,武汉市教育局在其官网公布了江岸区、江汉区和硚口区242家校外教培机构的复课名单。

7月10日,武汉市教育局在其官网公布了江岸区、江汉区和硚口区242家校外教培机构的复课名单。据有关人士透露,有些校外培训机构虽然已通过审批认定,但由于涉及到课程备课、联系生源等原因,真正复课还要等到8月初。此外,分析242家复课名单可以发现,复课机构中绝大多数为小初高的学科辅导,艺术文化类在复课机构的总数中所占比例较小。

在得知武汉线下教培机构快要复课的时候,江东正坐在小区的亭子里看《迷茫时代的明白人》。

大机构凭借多年的积累勉强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但在疫情这片汪洋中又有多少小舟被浪潮吞噬。风雨飘摇过后,行业将重新洗牌。是强者恒强,还是弱者愈弱;是大机构减弱了统治力,还是小机构借新机遇崛起。

疫情让武汉这座城市按下暂停键。当外面的一切都戛然而止时,还在活动着的,是望向窗外渴望未来的眼神,是相信疫去春来的有力心跳。

如今在浙江,“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更成为厚植于民众、社会的文化内核,和合之美于潜移默化中被无限放大。

“以前看周星驰的《喜剧之王》,有个情节印象特别深。男主角尹天仇坐在海滩边对着夜色发愣,幻想着朝阳升起、也幻想着自己未来的样子。可天黑得久了,快亮的时候,我又有点焦虑。”武汉一家创意写作培训机构的校长林丰说道。

“我这两天接了十多个老学员家长的电话,都在问我秋季的课程安排。秋季学年,我不奢求扩大招生规模,只希望能把老学员都尽量留住,把存量做好,至于增量能有多少,还是得看运气。”

2019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近六成。消费,既是当前经济复苏的压力点,也是经济回升向好的着力点。当前,要更加注重消除供需两端“温差”,把长期和短期结合起来,做好扩大内需这篇大文章。

在武汉一个教培机构的校长微信群里,除了日常的工作,他们讨论最多的是兼职。有千里迢迢赶去浙江义乌批发小商品回武汉卖的,有去拖了一车瓜在街头摆摊儿的,有做游戏代练帮别人上分的,有卖新疆干果的,还有自己在家做炸串儿和鸭脖子送外卖的。

有的小机构去年年末“入局”教育行业,盘算着在年后施展一番。加盟费、房租、装修、物品购置、水电、招老师员工这些成本都投入进去了,还没来得及招生就碰上了疫情。

林丰的创意写作培训学校开了两年,在区域内小有名气,但谈及成本压力,他也是语气沉重。

武汉教培业在经历了至暗时刻后,开始了全新的征程。

“我们村距主城区约80公里,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我小时候山上因为乱砍乱伐光秃秃的,水土流失很严重。后来村里为发展经济,沿溪建了硫酸锌厂、造纸厂、镀锌厂,因污水乱排溪中再也找不到石斑鱼了。”童金玉回忆,污染最严重的时候,村里人兴建土窑,最多者家中有20多个窑,一个窑3天可以产2吨多的碳,空中黄烟弥漫,村民怨声载道。

“桂花村美呀,桂花村美,美酒美菜桂花村人美……”走进桂花村,村民自创村歌绕耳。“绿富美,大家创;志愿者,人争当;搞卫生,家家忙;片长制,责任当……”根据村规民约浓缩的《桂华辞》彩绘于村道两旁的院墙之上。

“旺季时,龙鳞坝每个周末的总游客量在5万人次以上。村中的农家乐从原来的3家增加到24家,新增精品民宿15家,可以满足2000名游客的接待量。2020年上半年,区政府更是投入1000余万元用以完善周边旅游配套。”在凌涛看来,各地游客能于此享受山水、不虚此行,当地民众能在家门口增收致富、经营自己的“小红火”,便是把全面小康之梦写于绿水青山之上的绝佳体现。

“今年一季度企业业绩增长40%,二季度增长约39%。”游步东是杭州矽力杰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矽力杰)CEO,受疫情影响,不少行业近乎停摆,而其公司表现却颇有突出重围之势。

综合联合新闻网、中央社消息,该机构表示,6月台湾PMI指数连续第三个月呈现紧缩,不过从5月创编以来的最快紧缩速度44.8%回升2.4个百分点;同时,制造业未来6个月展望指数紧缩速度也有所趋缓。

乡风文明:环保理念入人心

“我是7月5号递交的材料,目前暂时没收到消息,什么时候接受评估验收还不知道。递交材料的培训机构有那么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轮到我。”江东的声音低低的,没有那天在亭子里说“触底反弹”时音量高。

游步东将业绩的亮眼归功于全球服务器市场需求的扩张,5G技术驶上“快车道”后,数字经济迎来更大机遇,实现逆势增长。“上半年,我们企业发展增速是近5年最快的一次,增长率重回快速增长时期。”

从年度看,数字经济对杭州的经济增长贡献率已连续多年超过50%,其能成为城市发展新引擎,亦是“两山”理念落地生根的结果。

这是一座城市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独特诠释。

“在桂花村,‘人人都是保洁员’,小事不出片,大事不出村。”桂花村党总支书记蒋益民介绍,人和景美的桂花村也曾“脏乱差”。

销课情况不理想,有两个老师已经离职,江东一下子就损失了将近一半的战力。

在钱塘两岸,“两山”理念更带来着景美民富的民生图景。

2018年小城镇综合改造号角在“龙鳞坝”所处的新一村吹响,乡村振兴的画卷徐徐展开:仅2018年,当地动员民众3000多人次,开展了“垃圾乱扔、广告乱贴、畜禽乱养、杂物乱堆”等乱象治理工作,做到“发现一处,整治一处”,销号卫生死角500余处,清除陈年垃圾1500余吨。

有5年初高中文化课辅导经验的韩泽告诉鲸媒体,不少学生就是借助暑假实现“蜕变”的,尤其是高二升高三的学生。“一般来说,高二就把整个高中时期的知识学完了,在暑假这段关键时期进行闭关静心修炼很有可能打通‘任督二脉’,内化知识,把所学盘活。”

教育部发布停课不停学的通告后,大型教培机构迅速将课堂转移至线上。江东也开始摸索线上授课,但效果并不理想。据江东称,5个多月的时间很多老客户不愿意网上销课,即便2:1进行课程兑换,复课率也不到50%,而且没有一个新增学员。

武汉初中非毕业年级,7月5日休假,8月10日返校复学,8月30日又结束。

青山盘绕在侧,全长174米的堤坝横亘在宽敞而清澈的壶源溪中央,蓄水池被建成一个个半弧形,水流随着阶梯状的堤坝流下,层层叠叠的“龙鳞”激起阵阵水花。

清晰定位:经济发展以“绿”为基

从实施“天堂硅谷”战略,到将信息经济列为一号工程,再到提出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以及“全球移动支付之城”“云计算之城”“人工智能之城”成为城市标签,十余年来,杭州的产业结构、面貌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实现了更具包容性的经济发展。

疫情早期,购置设备困难,不少老师手边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对于像美术、机器人、舞蹈等课程来说,练习器材、学习氛围、线下师生间的即时互动对于孩子能否高效理解所学至关重要。仅靠着屏幕前老师的语言,不少孩子和家长只能大眼瞪小眼。

“家长还是更多关注孩子的语数外学习成绩,我们搞艺术培训的,目前来看,还需要再缓缓。不过,我还算好的,有的机构之前证件不全,现在得先补办证件,他们什么时候能合法合规地复课,更没期了。”

“前两天有个学生经过我们门口,虽然戴着口罩,但我认出她来了。她朝我挥挥手,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我还挺感动。”

林丰告诉鲸媒体,他所在的群里每天都会有教培机构的校长转让机构和学生的广告。

“学科辅导、全脑开发、舞蹈、主持人、模特、编程……几乎所有品类的机构都有在转让的,有不少连同机构和学生一并转让。有一家美术机构的校长我印象特别深。他那真是‘挤牙膏’式转让,今天卖画板、明天卖桌椅板凳,后天清仓颜料。他告诉我,他就一点点扛,咬着牙挺,那种感觉我能体会到。”

激活消费市场,也要把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费、升级消费培育壮大起来。疫情“大考”下,以网络购物为代表的消费新业态、新模式逆势而上。上半年,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4.3%,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同比提高5.6个百分点。当前,要顺势而为促进线上线下融合、“互联网+社会服务”等新业态、新模式发展,倾力培育消费新增长点。

该机构表示,制造业厂商对未来景气看法由下降转为持平,但还不能说回到正常水平,只能认为是开始有运营和产业生产。该机构相关人士认为,欧美地区复工订单陆续开出,客户重启递延订单,有助于厂商恢复信心,但总体而言,制造业并未出现“报复性”反转趋势,应观察后续状况。

细梳历史脉络,该市也曾因工业发展而陷入烦恼。“老杭州”范能清楚记得,因为纺织、造纸企业集聚,流经杭州市区的京杭运河杭州段曾污染严重。“很多年前苏杭之间有班船叫‘苏杭班’,人们常说在船上闻到臭味了就是到杭州了。”

村民余正富便是其中一位片长。“呼吁村民都动起来,说实话刚开始压力不小。我从搞干净自家门前开始,并一家一家上门做工作,对片区村民卫生包干范围进行分工,定期组织村民大扫除,清理垃圾死角。”

前几天韩泽和K12教培机构同行们见了次面,大家讨论了今年暑假的招生形势。今年的假期节奏被疫情打乱,学生们暑期太短,辅导排课都需要重新安排,这么短的时间家长一方面有可能不考虑补习班,另一方面辅导的效果也难保证,会影响学校教学。而且疫情的问题也没有完全解决,家长会不会一放暑假马上送孩子来补习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以前村中的保洁工作是个公益岗位,为8名残疾人保障就业,但环境却不容乐观。为应付上级检查,我们还会额外支付费用请村民们‘突击’打扫。”让蒋益民等村干部感到头疼的是,虽村里的保洁费支出近20万元,但民众却不珍惜环境,干群之间还因劳工关系生出嫌隙。

风自钱塘来,细看“浙”一江两岸,15年“点绿成金”的故事正在上演,“人与青山两不相负”的约定亦常述常新。(完)

具体何时复课仍是未知数

江东是一家美术机构的校长,疫情发生前他的学校里有40多个孩子,5个辅导老师。

现在的复课之路可能略显波折,很多人期待着的那支酣畅淋漓的祝酒歌还未唱起。此时此刻,或许还有人在顶着烈日排队递交材料、还有人坐在自己的学校里等待审批、甚至还有人在考虑是否要坚持下去。

“清澈的溪水来之不易。”湖源乡党委书记凌涛说,顺应百姓呼声,湖源乡大力推进“五水共治”,部分河段属劣五类水质的壶源溪被列入整治目标。当地投入近十亿元治水,关停了壶源溪沿岸64家污染企业……

改变发生于潜移默化中。片长带动,村民加入,在全民参与下,不再聘请保洁员的桂花村绿水青山渐复归:从村民打扫房前屋后、看到垃圾随手捡起、做好垃圾分类,到集思广益,把“巴掌地”改建“微菜园”、布景假山池塘装扮美丽庭院,如今的桂花村,一张张庭院美图在持续秀起。

教育培训与信任是绑定在一起的,家长只有了解了情况,心里有底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过去。与开办多年的机构不同,张萌这种新学校还未在区域内建立起品牌信任和口碑,生源规模自然得不到保证。但即使是获得了家长认可的老学校,在未来的发展中也面临了太多未知。

短期来看,要想方设法把被抑制的消费释放出来。上半年,餐饮收入同比下降32.8%,住宿、电影、旅游等行业受影响较深。近一段时间,在各项促消费政策的带动下,从推进家电、汽车消费到打造购物节、发放消费券,从低风险地区电影院将有序恢复营业到恢复旅行社跨省团队游,消费市场回暖的积极因素越来越多,市场活力逐步提升。

“投进去的资金连个‘响儿’都没听见,扔块石头还能溅起水花呢。没办法,运气不好。”张萌在去年年底租下了一个二层门头,开了一家围棋培训学校,前后各种开支加起来将近15万。被疫情打得措手不及的她,因为有亲戚在新疆工作,索性卖起了新疆干果,以此来贴补自己的围棋学校,每天也有七八十的收入。张萌自己也知道,这终究只是杯水车薪。

江东的美术机构是有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的,他首先要按照《武汉市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复课标准》11条和《武汉市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复课工作指南》30条进行自查;自查完成后,他就可以向办学所在区教育行政部门提交线下复课的书面申请和相关资料;经过有关部门的评估认定,再由区教育部门统一在官网公式复课机构名单;最后一切就绪,江东还要在他的美术机构里公示疫情防控责任承诺书。

景美民富:从怨声载道到面露喜色

钱塘江流域上游新安江段。钱晨菲 摄

原本完整的暑假时间被疫情切得“有零有整”,学生和家长没适应假期节奏,校外线下的辅导机构也措手不及。

绿水青山在,小康入梦来。新一村人叶伟平从没想到自己会在40多岁的年纪迎来首次创业。她把家中的老宅重新修葺,崭新的民宿于今年5月开张迎客,吸引着来自全国的游客,常常一房难求。营业仅3个月,民宿已创造了十余万元的营业额。

这是乡村、民众坚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获得感所在。

装修一新的屋子里,资金流紧张、对未来的担忧、对个人时运的无奈与自嘲化作回音,不断地在冷清的房间里回荡。

停摆半年有余的武汉教培业在经历了至暗时刻后,好像迎来了曙光。

各方面的情况交杂在一起,让村干部不得不另寻新路。后来,在“两山”理念越发普及的背景下,“人人都是保洁员,卫生村民自己干”的主意由此提出。村干部以村道为“经脉”,在行政图上划分了12个片区,并选拔片长负责所在片区的卫生工作。原来用于支付保洁员的钱被分摊到农户家里,购买扫把等清洁用具。

长期来看,要用改革的办法更大释放消费潜力。要顺应消费升级大趋势,全面提升国产商品和服务竞争力,丰富优质消费品供给。同时,要多措并举稳就业、增收入,让老百姓“钱袋子”鼓起来,让消费“跑起来”。此外,要全面营造放心消费环境,强化市场秩序监管,打通消费领域的堵点痛点。

“现在,部分家长和孩子倒是适应了线上授课,但大多朝着补习文化课的方向去了,我们这些非刚需的课程,只能暂缓。”

在钱塘江流域中游的富春江段,曾默默无闻的杭州市富阳区湖源乡,近年因擦亮了环境底色频频出现于聚光灯下。

成本压力下的负重前行

从2008年成立到今年入选亚洲最大的独立模拟芯片设计公司,十余年的乘风破浪,矽力杰以全球领先的小封装芯片跃身行业“领跑者”。而这,也是钱塘江流域下游的杭州数字经济风生水起的缩影。

“我当时对自己说,时运都会变,我也该触底反弹了吧!”

如今,依偎当地自然生态,曾搬去富阳城区生活的童金玉回乡盖房,准备于此养老。“儿女都很喜欢现在的绿水青山,一到周五就赶回来过周末。”

面露喜色的不仅是慕名而来的游客,更有当地村民。70岁的童金玉家在坝边不足100米。龙鳞坝成为热门休闲地,是他此前不敢想的,其以“穷山恶水”“灰头土脸”形容村中原先的面貌。

消息传来,武汉不少教培机构的校长拍拍胸口,长舒一口气。

在他们肩头压着的,是成本这座大山。

绿水青山间的龙鳞坝,不少游客挽起裤腿,下水嬉戏,言笑晏晏。

事业停摆半年多,江东不愿意整日在家与妻子小心翼翼地相处,基本上按照以前工作的时间出门、回家,白天的时候他愿意在小区的亭子里看书。

在钱塘江流域上游的新安江段,建德市桂花村就是借力生态嬗变擦亮乡村善治“金名片”的“示范生”。

以“两山”理念为基础,善治之路的如火如荼使当地的乡风文明有了巨大转变:曾因征迁工作矛盾不断的桂花村2019年调节矛盾纠纷仅32起,调解率达100%。村民幸福指数连续保持在98%以上,该村向着“人和为桂,村景如画”迈进。

家长自然不会错过暑假,韩泽说往年暑假几乎每天都会有家长主动来学校咨询报班,暑假的营收几乎可以占到一年营收的一半,而且对于学生来说,只要辅导效果还可以,学生基本上下一年的课都会在这边上,续课率非常高。

“前半辈子的钱全投进去了,未来的招生情况也不清楚,今年不确定性因素太大。我是很想继续做下去,但怕坚持下去是一场空。”

另据报道,台湾6月非制造业经理人指数(NMI)为54%,由过去4个月的紧缩转为扩张。(完)

面朝大运河的杭钢集团就是在这一时期“重生”:企业关停了半山钢铁基地,建起了1700余亩的数字经济特色小镇——杭钢智谷。多个数字经济创新项目在这里孕育成长,昔日的“黑金刚”转身变为“绿富美”。

建德桂花村。钱晨菲 摄

“两山”理念指引下的杭州,在治理污染的基础上,开始了在外人眼中属于“不按套路出牌”的改变——伴随着互联网时代到来,该市没有按当时各地的主流做法继续发展重化工、制造业,而是重点发展第三产业,尤其是科技和金融;后致力于把互联网变成水电煤一样的基础设施。

“我很喜欢周星驰的《喜剧之王》,我还记得尹天仇对着海大喊,‘努力’!‘奋斗’!我知道大家现在都不容易,但是选择教育行业的人,多少都有育人的初心,我们也算是有点理想主义的人。”

谈及秋季开学的招生情况,韩泽的语气中有了几分乐观。

富阳龙鳞坝。钱晨菲 摄

随着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加快推进,居民增加外出活动,“烟火气”又旺了起来。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降幅比一季度收窄15.1个百分点,6月份降幅进一步收窄,已连续四个月改善。但从累计值来看,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仍处下降区间,消费市场全面恢复仍需加力。

武汉高中非毕业年级,7月10日后复学至7月31日,再放假。

以往的暑假是招生旺季。对于初高中的学生来说,家长会选择在这段时间给他们查漏补缺,以备正式开学的时候或一鸣惊人或跟上进度;对于教培机构来说,暑假是招生的“黄金季节”,这个时期的招生往往能决定一年的学生人数和营收总额。

但今年的暑假时长却被疫情偷走了大半。

上半年,在疫情防控背景下,杭州实现生产总值738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5%。同期,该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1833亿元,占GDP比重为24.8%,增速达10.5%。

韩泽告诉鲸媒体,虽说现在评估还没有通过,但他还是和同事们在认真备课,等到评估通过后,就可以马上复课。

蒋益民惊喜地发现,不仅是环保理念深入人心,村民自治成果也随之萌芽。2019年,12个卫生片区划分升级为片区理事会组织,小微权力下放到片区,开展微走访、微服务、微调节、微疏导、微巡防,实行村民代办制,从而真正实现了“小事不出片,大事不出村”。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